填写团购意向信息 (*为必填项)
户型:
面积:
总价:
是否包括周边楼盘:
参加团购楼盘:
(50字以内)
*   *   *
注册免费邮箱
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论坛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微博彩票车险健康应用酒香

徘徊vs重塑:西安摇滚乐发展的死与生

徘徊vs重塑:西安摇滚乐发展的死与生

/

0

/

对于摇滚乐,许多人都抱有偏见,似乎与摇滚乐相联系的尽是消极、厌世、颓废诸多负面标签。而西安这座城,是慢节奏的,是传统的,是安逸的也是保守的。当我谈论起西安与摇滚的时候,看似排斥的正负极却是奇妙的契合。过去的三十年,在西安这片热土上,诞生过诸如郑钧、张楚、许巍这样的老哥仨,有90年代的光辉,也有千禧年后的沉寂,这些年随着华阴老腔、黑撒乐队、马飞、王建房,玄乐队重新走近大众的视野,西安的摇滚乐重新燥了起来。我们依然能看到早期摇滚人那种奋不顾身坚持自我的拧巴劲儿,却也不禁担忧那不时透露出被商业左右的娱乐味儿。

三十年大梦一场,但西安摇滚永远“不是一代人的事情”。

徘徊vs重塑:西安摇滚乐发展的死与生

  

/

1

/

西安是一座文化古都,尽管有时候文化就是这座城的一身枷锁,却也在某种程度上保留了这片土地独特的地域氛围。西安是座灰色屋顶围成的灰色城市,一走出火车站,扑面而来就是沉默的城墙切割整个城市的天空。这种压抑的氛围每日每夜挑战着人的希望和向往。走在东大街的地下通道,残缺年迈的乞丐和声甜人靓的少女擦身而过,巨大的广告牌和远处静静矗立的钟楼碰撞出不一样的声音,有压抑的呻吟也有痛快的欢笑,所以我想,这个城市生来就是和摇滚密不可分的。我可以在这座城里感受悲欢喜乐,也可以在城墙上肆意跳舞。

西安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抑郁的气质。正是这块厚实却沉重的土地,为出自西安的摇滚音乐人带来了源源不息的原创力——那种朴素的、强大的生命冲动。

从西安走出来的音乐人许巍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谈到西安与摇滚乐,他提到“有一次在听郑钧的歌时,我无意发现,那句‘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尾音部分其实就是陕西话的表现,大家可以再去注意下,很有意思。特殊的土壤孕育特别的文化,对在陕西生活过的人来讲,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这应该就是一种本能。”

/

2

/

1980年的北京外国语学院,几个敢想又风趣的年轻人一拍即合,在狭小的宿舍里,中国业界公认的第一支摇滚乐队“万里马王”成立了。时间至少在往后推移的五年之内,“摇滚”二字在西安还是空白,更不必提成熟的摇滚乐作品和摇滚乐队,当时的西安只有些接触到欧美音乐的人独自行走。在崔健出现之前的一段时间内,有音乐人回忆当时西安确实出现过几位摇滚乐人和摇滚专辑,但大多未存下资料可查也未被中国摇滚史提及,按下不表。

徘徊vs重塑:西安摇滚乐发展的死与生

日子呼啸而过,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改革开放初见成效,全国范围内经济发展迅猛,国民物质生活水平开始提高,对娱乐文化生活有了更多要求,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音乐演出市场空前繁荣。1986年, “纪念国际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在北京举行,25岁的崔健唱响了《一无所有》,宣告中国摇滚乐的诞生,西安摇滚拉开大幕。

徘徊vs重塑:西安摇滚乐发展的死与生

1987年,就读于陕西机械学院(现西安理工大学)土木工程系的张楚辍学,正读大二的他只身一人去北京发展。毒剌乐队随之成立并开始创作歌曲,很快出版了第一张专辑,1991年,《姐姐》成为中国摇滚乐最为重要的歌曲之一。

徘徊vs重塑:西安摇滚乐发展的死与生

1988年,中国改革开放迎来了第一个10年,中国人的思想空前活跃,文艺创作势头蓬勃,全国上下对于精神产品的渴求,甚至可以用“饥不择食”来形容。由中国唱片上海公司发行的《西北风》横空出世,震撼了一代人。同年,真正有记录的第一支西安摇滚乐队——瞬间乐队成立(后改名为撞击乐队),主唱芬妮,吉他徐东坡,贝斯宋保利,键盘八斤,乐队的成员在后来几年一直活跃在西安摇滚乐名单上。

徘徊vs重塑:西安摇滚乐发展的死与生

1990年,以为亚运会集资为名义,崔健带着“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中国巡回演出来到西安,现场爆满,观众大多是在校大学生和青年人,乐迷情绪激昂。次年,东狮合乐队在西安成立,尽管成员几经更替,对现在西安青年人来说几乎陌生,但在当时却是老一代乐队中最为人熟知的名字之一。1991年夏天,《中国火1》发行,第一首歌就是西安歌手张楚的《姐姐》,这张专辑鼓舞了更多人走上组建乐队的道路,西安摇滚阵营开始形成。

徘徊vs重塑:西安摇滚乐发展的死与生

1992年,飞乐队成立,核心成员是主唱许巍和吉他高松,他们是当时西安最优秀的一批乐手。1993年年底,飞乐队在西安外国语学院的首场演出就引发轰动,一千人的剧场内挤满了三千名观众,尽管乐队一共表演了五首作品,但在西安受到极大的欢迎,反响强烈。然而好景不长,因为乐队没有经济来源和其他种种原因,成员的矛盾开始激化。1994年,许巍离队去北京,飞乐队暂时停止了演出。

徘徊vs重塑:西安摇滚乐发展的死与生

那几年,大环境造就了中国摇滚乐高速发展的温床,优质唱片层出不穷。1995年,张愚策划的“龙都摇滚演唱会”现场爆棚。当时因为乐队要求高,对摇滚的信仰使得出道的乐手狂热追求个人技术,排练非常认真基本功想当扎实,他们在这样的压力下成长为西安甚至中国范围内的优秀乐手。同时,这场演唱会让更多的人受到影响,选择玩摇滚乐,并对西安摇滚乐产生极大的推动作用。从1997年开始,西安本地开始组织外地乐队进行大型演出,使得西安成为当时乐队们继北京之后的又一根据地。这两年,是西安摇滚的第一个黄金时代。

1998年,沸点乐队主唱杜凯组建成立了“西安摇滚青年联合会”,开始举办有规模的校园巡演。西安新一代乐队陆续组建,这批年轻人激情澎湃,乐手的个人技术水平和乐队数量都达到高峰,这一切要归功于摇滚乐在中国十几年的积累,西安最早一批乐队带来的影响,和老一辈音乐人的资源共享和支持。

音乐的发展和朝代的兴衰相似,在经历过黄金的几年之后,2000年前后是西安摇滚乐的过度期,老一批的乐队渐渐退出历史舞台,层出不穷的新生力量分分合合,最终难以摆脱解散的命运。见识越多,可能性越多。西安摇滚乐队的风格随之多样化。

/

3

/

这种情况直到2001年才改变,当年夏天,西安凑齐二十支新乐队,以通宵演出的方式在户外举行了第一届寒窑音乐节。这是继1996年和1997年后,长安城新一轮摇滚“黄金时代”的序幕。事后多年,西安摇滚人始终认定它的影响甚广。而这枚黄金军功章一半要送给代理英国乐爵士音箱的张玮和他开办的八个半酒吧,另一半当属绿洲琴行的老板刘文和绿洲音乐网的管理者曹石。在日后的几年时间,曹石、大治、箱子成立时音唱片工作室,成为西安首家为乐队录音的专门机构,与绿洲音乐网和“八个半”共同成为支撑西安摇滚乐的三大平台。越来越多的乐队开始出现,西安摇滚进入第二个黄金时期。他们将共同创造西安摇滚另一个高潮。

徘徊vs重塑:西安摇滚乐发展的死与生

2004年,筹备了半年的《掩灰的色彩:西安独立音乐合辑vol.1》出版发行,收录了15首西安本地的原创音乐,风格多样,成为当时西安原创音乐最具水准的一张合辑。同一时期,尽管西安摇滚乐手的创作激情昂扬,但实际情况却是演出经常无固定场地,摇滚人无固定收入,唯一支持他们的就是内心的那团火。“八个半”、鸿业大酒店、金碧辉煌娱乐城……这些场地都曾举办过演出,但基本两到三场就被迫换地方。老旧的设备、不稳定的市场,成了吹向西安摇滚人内心的狂风,那团火焰随时都有熄灭的危险。

2007年,刘凯与合伙人开办的位于南门里的月亮钥匙酒吧开业,承接了后来几年西安摇滚乐队的大部分演出,一度振奋了西安摇滚乐坛。同年第二届寒窑音乐节举办,但却远远无法达到第一次的高度,演出组织的混乱和荒唐的结束引发乐迷的愤怒。户外音乐节在这一时期的西安连续失败伴随着2009年摇滚主题酒吧的大规模关闭,西安的酒吧演出市场已明显大不如前。至此,几乎所有的乐队纷纷解散,所剩寥寥无几。不仅是西安,全中国摇滚乐市场都陷入低谷。

徘徊vs重塑:西安摇滚乐发展的死与生

2008年年底,本土音乐人双喜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尝试。张冠李戴室内音乐节在东郊纺织城举办,为期两天,为开辟西安本土音乐节市场提供了可能性。两年后的又一个夏天,草莓音乐节进军西安,成为西安第一个外地音乐节项目。

徘徊vs重塑:西安摇滚乐发展的死与生

随着摇滚乐演出市场的复苏,菊花园饮马池的一间酒吧“光圈CLUB”开始举办摇滚乐队演出,经过一年的积累,成为西安摇滚演出的主要阵地。

徘徊vs重塑:西安摇滚乐发展的死与生

2013年开始,酒吧演出市场低迷,多个演出主办方开始转变模式。苦苦挣扎的这两年间,西安零星出现了一些乐队,但从数量和质量上已无法和以前媲美,之前的摇滚人大多数退出乐坛,少数人转入与摇滚乐有关的幕后工作。

2017年的夏天转眼又至,草莓音乐节再次来到西安,到场的有谢天笑、万青、后海大鲨鱼这些老牌知名音乐人,也有包括黑撒、马飞在内的优秀本土乐队,尽管演出阵容华丽,但不禁让人感叹,新生代的摇滚音乐人到底去了哪里?西安的摇滚黄金时代已过去将近二十年,但西安摇滚灵魂不死。本地音乐人和热爱摇滚的青年仍将追寻黄金时代的精神当成信仰,缺乏契机不再是借口,恰逢“全城寻找追梦乐队活动”在今夏的万达举办,是时候打破传统的隔离,重塑一个沉默的城市梦想。

/

4

/

从1990年开始到现在,西安可统计的乐队至少有二百支,没有演出和发布组建消息的更是不可计数。这个数量不可谓不庞大,所以西安的确当得起外界一句“摇滚重镇”的评价。直到现在,从大学社群、酒吧驻唱、流浪歌手到摇滚乐队,西安摇滚乐的血液仍旧维持着表面的新鲜繁荣。至少在一张张唱片中我们看得到这种商业与梦想达成的巧妙平衡,从坚守,到娱乐,这不是西安一座城的问题,整个中国摇滚市场的弊端连摇滚之父的崔健先生也无法给出一个准确回答。摇滚乐终于从地下走了出来——受众更加普及了,音乐却做得小心翼翼了。

回到2001年的迷笛音乐节上,舌头乐队的吴吞说过一段令每个摇滚乐人震颤的话:“我们终将会成为铺路石,或者是绊脚石,直到那一天,你躺在路上或被踩在脚下,骨头,不应该被埋在地下,它应该成为梯子,或者工具,或者绳子,但是种子,必须埋在地下,埋在土壤里。那样,它才会长成一棵树,长成你们需要的火把。”

20年前的西北大风刮过,中国摇滚已无建树。负重前行,但摇滚不死。

徘徊vs重塑:西安摇滚乐发展的死与生

(本文参考超级马力乐队主唱锤子2015年出版的摇滚杂记《昨日不辞而别:废都摇滚记忆1990-2014》和黑撒乐队主唱曹石在知乎网对西安摇滚乐发展的部分自述

本文来源:网易房产西安

4008-163-163转59999

“易”起行动置业浐灞 2016一省到底

以下项目(林河春天、普华浅水湾、富力白鹭湾、龙湖源著、广厦水岸东方、天朗蔚蓝东庭、高科麓湾、自然界、恒大帝景、恒大江湾、保利心语花园、龙湖香醍国际社区)均可全程免费接送,更有额外购房优惠。
预约方式: 请认真填写以下资料进行网上预约:

  •   
  •   
0人参与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说房价——解密楼市最后遮羞布

说房价——解密楼市最后遮羞布

飞速上涨的房价触动着许多人的神经,所谓房价,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详细]

华远西安教育人居再发力,携手交大阳光海蓝城小

徽湖:房价暴涨的真正幕后黑手

© 1997-2017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